美国幸福路:新生命的延续与传承

前言:在一个重视传宗接代的国度,对孩子的渴求与重视,一路受过的苦,尝过的心酸,有时候远远超过想象。现在,周小姐带着自己的双胞胎儿子,悠闲的沐浴着阳光,过去的一切仿佛又不算什么。

一、1982年,周小姐出生在一个山里小镇上,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下面还有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弟弟。

幼年贫穷的记忆总是伴随着她,两间黑漆漆、空荡荡的破瓦房,一家人为了省电,从来不舍得在白天开灯。尽管家徒四壁,每年家里墙上都会多一张她的奖状。一年年过去,有一整面墙竟然都被红红的奖状贴满了,成了这个破败的家里唯一一抹亮色。

大学毕业后在省城福州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从最基础的小销售做起,开启了事业的打拼。27岁,周小姐跟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完成了结婚这件人生大事,在福州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对于结婚后的周小姐而言,工作仍然是头等大事,幼时的贫困,促使希望一步步往上爬,事业有成,完成“龙门一跃”,生孩子则一直没被提上日程,一拖再拖。

二、2015年,33岁的周小姐终于如愿坐到管理层的位置。事业的初步稳固让她稍微松了口气,开始转身打算考虑生育问题。计划没开始多久,公司的另一位女高管的遭遇却让她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怀孕计划。

女高管静静是公司里的骨干,事业心也一直很强。上个月底,静静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生育年龄稍大,身体不适,医生建议休养一段时间,静静便向公司请了病假,也如实告诉领导她怀孕的事。

没想到,两天之后,等来的却是权利的剥夺。虽然原来的骨干级别、待遇还是在,但原来重要的工作却移交给了别人,事业可以说就此止步。

听到周小姐打算中止怀孕计划后,老公林先生很是气愤,甚至还说:“老婆,求你停停事业吧,你想想你现在也有33岁了,再晚几年,我害怕你生孩子有危险,你现在生下来的话,我可以来照顾,我爸妈也可以,跟你的事业绝对不会有冲突的,你就相信我吧!”

老公的一番话让周小姐进退两难,事业是她用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而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更是她一生的梦想,面对这样的人生分叉口的周小姐内心已经向家庭主妇方面妥协了。

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然内心已经有所决定,可是面对如此人生大事,周小姐还是需要别人的鼓励来帮自己下定决心。喊上多年的闺中密友,借着几杯红酒周小姐倾吐着自己的烦恼,却没有想到,闺蜜听完之后并没有安慰,反而给出了周小姐从没想过的建议——第三方辅助生殖。

周小姐以前虽然也听过第三方辅助生殖,但自己从没考虑过,主要是因为自己身体很健康,一直认为第三方辅助生殖是那些自己没有生育的人才会去做,现在经过闺蜜的一番话,周小姐感觉瞬间拨开了眼前的迷雾,立刻告别闺蜜,回家开始与老公进行交流。

面对妻子的一番话,林先生也眼前一亮,妻子的事业心他一直知道,也非常的支持,可孩子也一直是夫妻两人的梦想,面对这种选择,第三方辅助生殖就成为了最佳之路,既不耽误事业的发展,也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两全其美。

四、美梦很容易破碎!随着了解地深入,周小姐和老公才知道,在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并不合法,在这样的框架下,第三方辅助生殖计划缺少安全保障,最终,这个美丽的泡泡还没飘起来就被无情地戳破了。

不过,第三方辅助生殖的种子已经在周小姐心里发芽,随后的日子里,她才渐渐了解到,原来国内有很多和她类似的人,在中国法律禁止第三方辅助生殖的背景下,大多都选择赴美第三方辅助生殖这条路迎接新生命。美国第三方辅助生殖合法公开,孩子出生后可以是美国国籍,这点也特别吸引周小姐。

做出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决定后,周小姐与老公开始找美国的试管医院,四处去听各种推介会,也开始了解,其实光促排卵就有很多种方案,有微促、大促、还有自然周期,周小姐浅浅研究了一下,觉得自己适合大促,因为自己身体不错,而且相对于微促,大促更节约时间。

周小姐在网上查各种美国的医院,列了满满三四页纸,挨个筛选。最后研究出,做大促美国有两家医院不错,一个在纽约,一个在加利福尼亚。但加上第三方辅助生殖前提的话,最合适的还是加州,第三方辅助生殖不仅受到法律保护,而且有完善的产业链,单身人士、已婚夫妻及同性恋者都可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拥有自己的孩子。

五、2016年3月,春节刚过,周小姐和老公林先生抵达了加利福尼亚的这家医院——美国美孕医疗中心·洛杉矶生殖医院。在随行翻译的帮助下,正式见到了Dr.Aykut.Bayrak,周小姐正式开始进入试管周期。

6月,周小姐促排成功,体外受精后,护士每天打电话来报告受精卵的发育情况。受精后第二天,有8个受精卵开始生长;第3天减少到6个;到第5天还剩5个,3个被评为A,2个B+,周小姐和老公很高兴,第三方辅助生殖的第一步成功完成。

冷冻胚胎之后,周小姐和老公在美国美孕查看了三个代母的信息,包括身体情况、过去生产的记录、家庭情况等等,周小姐在一堆代母资料中一眼就选中了Aimee,相信这就是缘分。

第一次见到Aimee的时候,周小姐就被Aimee的热情感染到了,有着古铜色的皮肤,体格健壮结实,并且总是笑脸盈盈。24岁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看着她开朗的笑容,周小姐和老公觉得没有挑错人。在Aimee和美国美孕的推荐下,很快也确定了第二个代母Jasmin。

六、此前Aimee和Jasmin已经接受了详细的检查,但按照进移植周期前的惯例,Dr.Aykut.Bayrak医生还是给她们做了血液、激素、B超等一系列检查,如果结果一切正常,Aimee和Jasmin很快就可以开始服药调节子宫内膜的厚度。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内膜调节和黄体支持,Aimee和Jasmin很顺利的进入到了移植这关。移植当天很顺利,只用了大约10分钟,Dr.Aykut.Bayrak将PGS/PGD筛查后,优选出2枚染色体正常的男性胚胎,分别移植到代母Aimee和代母Jasmin的子宫内。

移植完成后,周小姐和老公就离开医院等候消息。第14天,是消息日,当天,医生打来电话,说了句:“congratulation!”周小姐开心疯掉了,她后面说什么周小姐完全没听清。周小姐的胚胎着床了!

回国后,周小姐几乎是每天晚上睡不着觉,因为时差的关系,周小姐常常需要在半夜等代母的产检消息,一开始一个月做一次,后来是两周一次,再后来是一周一次。5个月的时候,周小姐为此专门拉了一个微信群,代母们会发大肚照给周小姐们,也会发产检的结果给周小姐看,周小姐也会和她们聊国内的生活,满足她们对中国的好奇心。

2017年5月,经过38周的怀胎,代母Aimee顺利分娩小王子,而她的哥哥由代母Jasmin在3月顺利生产。

如今,周小姐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慢慢的长大,内心的想法也开始慢慢的有了改变,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孩子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