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孕宝宝驾到!论一个健康宝宝的基本必要条件!

恭喜张女士的小王子出生,8磅3盎司,20英寸,经过多项检查,医生说宝宝很健康,随时可以出院啦!

(刚出生的小宝宝)

在国内,辅助生殖好像就是很丢人的事情,社会舆论并不同情因为疾病而被迫选择辅助生殖的夫妇,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在这茫茫人群中,那一小簇人们的切身痛楚。其中张女士就是其中的一员。

二孩政策放开后,张女士和老公就有再生一个孩子的想法。可检查的结果却是当头一棒——子宫肌瘤,医生建议先治疗在考虑怀孕。

开始的时候,张女士听从了医生的建议,通过传统方法治疗调养着,等身体准备好之后,再怀孕,但是大半年时间一晃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张女士的身体不见大的好转,还导致了老公的精子质量不如从前。

一天,丈夫走来跟张女士商量说要不要选择用辅助生殖的方式拥有一个孩子,弥补遗憾。最开始张女士有些犹豫,毕竟从别人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怎么想都觉得心里有点顾忌。但是经过在网上对辅助生殖的一番搜索了解后,知道其实辅助生殖只是给受精卵提供了一个稳妥的生长发育环境而已,才终于下定决心,接受辅助生殖。

(妈妈抱着刚出生的小宝宝好开心哦~)

张女士说,这是他这辈子下的最大的一个赌注!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这是一个生命!

经过多方的了解,结果让张女士大开眼界:原来生个孩子并没那么难,试管婴儿、或辅助生殖,只要肯出钱,就有试管婴儿医院和辅助生殖妈妈帮你做好。

当然,张女士也看到了很多国内的各种地下辅助生殖纠纷,和老公商量后,还是选择有法律保障的美国去找辅助生殖。其中“宝宝出生后是美国国籍”这也是张女士心动的一大原因。

张女士和老公在美国美孕医疗中心一共成功培育出4个健康胚胎,3个男胚胎,一个女。

“美国是可选择婴儿性别和排出遗传病的。这点确实赞!”张女士说

拥有了胚胎,之后就要确定辅助生殖母亲。张女士和老公通过美国美孕旗下的美国JP辅助生殖公司选择了一位33岁的白人。她有家庭,已有1个孩子,而且以前为美国的一对夫妇辅助生殖生了一对龙凤胎。于是马上打电话要求见面,第一次Claire与丈夫一起来,一起吃了顿中饭。互相问了一些问题,双方都对对方都感到满意,于是就让律师帮双方起草了一份辅助生殖合约。

辅助生殖合约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医疗保险。一般的保险公司都不负责为他人辅助生殖生孩子的费用。因而,专做辅助生殖母亲医疗保险的保险公司由此而生。

签约后,接下来就是医生用药物主要是激素类,调节辅助生殖母亲的周期,使她的子宫处于最佳受孕状态。

张女士想要男孩,就放了1个最优质的男胚胎到辅助生殖妈肚子里去,一切正常。

但是这里面还有个小插曲。在33周左右,辅助生殖母亲突然有强烈的宫缩。产科医生马上建议住院检查。所幸的是查这查那,一切都好。医生说宝宝随时可能出生。

庆幸的是,此时法庭的PBO(PBO pre-birth order 指在孩子出生前就可以要求把辅助生殖委托方家长的名字加在孩子出生证上)已经办下来。宝宝后出身证父母栏上会写上张女士和老公的名字。

5月18日上午11:40,那个时刻终于来临,宝宝顺利的来到了这个世界。看到孩子的时候,张女士眼泪止不住流淌。

此刻面对两个宝宝,我们只希望他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