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辅助生殖:中国夫妇在美国的“生育之梦”

6月2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经过4个小时的生产,31岁的美国人Sarah生下了龙凤胎。

Sarah不是孩子的母亲,产房里,还有一对中国夫妇。他们才是孩子的父母。一直没有孩子的他们,通过美孕找到做代母的Sarah,帮他们实现生育梦想。

在美国的生育之梦

目前,中国存在一个庞大的群体,或者无法生育,或者想要孩子却又不愿自己生。明星刘嘉玲就曾表示,“找人帮我生就好了,现在科技这么先进。”

美国辅助生殖,成了这些人的一个最佳选择。问题在于,中国法律严禁各种辅助生殖,他们不得不转向美国。

Sarah是美国美孕的一名代母,公司85%的客户都是华人。美国辅助生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涉及到法律、文化,以及更重要的,生命的孕育。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这也是产业完善化、正规化的趋势,也是地下辅助生殖难以生存的重要原因。

这对中国夫妇,共培育了四个胚胎。卵子和精子,自然都是这对夫妻的。进行辅助生殖前,美国美孕的专家会进行PGS/PGD筛查,检测胚胎性别和是否健康。

在移植前,按照美国法律,客户要为自己和代母各请一位律师。律师提供了一份几十页的法律文件。其中,除了明确孩子归属等大问题外,很多客户还会根据自己偏好,给代母提更细致的要求。

一旦写入合同,对签署的各方都会形成约束。有时候,代母如果觉得条款过于严格,也会逐条讨论。

Sarah这次面对的这对中国夫妇,还比较宽容,但也提出了不能染头发,平时要吃有机食品等要求。为了保证Sarah的营养摄入,他们每月都会给她一张礼品卡用于购买食物。

Sarah的肚子渐渐隆起,她和中国夫妇变得越来越熟悉。“他们每三个月会来一趟”,Sarah说,这时候他们会一起出去走走,或者一起吃饭,相互之间也慢慢成为了朋友。

万里挑一选代母

Sarah能成为代母,其过程并不容易。在美国,除了五个州绝对禁止商业辅助生殖以外,其他州都不同程度地允许商业辅助生殖,只是规定不尽相同。其中以加州辅助生殖风气最浓,法律规定最完善。在加州,已经形成了精子银行、卵母库、生殖中心、代母公司、律师事务所这一完整的产业链。

Sarah就是加州人,在那里,到处都能看到辅助生殖的广告,“在报纸上,电视上,在Facebook上”,Sarah说,有一天,一个正在做辅助生殖的朋友问她,是否愿意做这个事情,她和家人商量后,就加入了美国美孕。

美国美孕开始对Sarah进行背景调查。调查她和她的伴侣,在法院有没有备案,有没有财务纠纷,包括她的水电费有没有及时交清,美国非常重视信誉。还会去社交网站,看她接触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如果个人的品行有问题,就不能通过背景调查。

还会请第三方机构,给代母做心理筛查。在美国的辅助生殖过程中,心理健康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不仅关爱代母,还会考虑到她的家庭。

这算得上是简单直接了。很多客户会严格选择代母。其中大多数客户坚持只找白人代母,认为她们的生活环境更适合孕育。

苦尽甘来成功诞下龙凤胎

从日常的超声波检查看,Sarah肚子里的胎儿发育一切正常。她也会把超声波检查的照片发给中国夫妇看。因为需要经常和他们联系,Sarah开始使用微信。

接近二十周时,Sarah已经明显感受到胎儿在肚子里的活动,产检结果显示胎儿一切正常。Sarah可以继续怀着他直至出生。她给男孩子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Connor,女孩叫Ariel,蕴含美好的寓意。

Sarah之后的状况一切顺利。到生产那天。一开始,那位中国先生还等在产房外面,但一直没有好消息。他按捺不住,到产房里查看情况。

“对生孩子来说,其实四个小时算是快的了”Sarah回忆道,她也安慰自己,这毕竟是那个男人的即将拥有自己的孩子。

生产之后,Sarah就可以一身轻松地回家了。在家里,她还有两个孩子,一个10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在此之前,她和丈夫已经向他们解释了辅助生殖的事情,避免他们看到自己肚子恢复正常,却不知道宝宝去了哪里。

刨除伦理辅助生殖只是一种生育方式

对有辅助生殖需求的人来说,美国并非唯一选项。东南亚一些国家、乌克兰、俄罗斯等国,都可以提供辅助生殖服务,甚至国内,也有一些中介非法提供地下辅助生殖。但中国很多有钱人仍然选择美国,虽然它是最贵的,但也是风险系数最低、法律等配套措施最完善的。

这几年他的中国客户逐渐增多。“中国二胎放开是一个原因。”美孕总裁林梅兰说,另一个原因是,现在很多一线城市的夫妻收入很高,觉得生孩子时间成本太高,就希望去辅助生殖。还有,同性伴侣、单身去做的也越来越多。

美国许多州对辅助生殖的人群不设限,单身人士、同性恋人、传染病患者等人群均可通过辅助生殖拥有自己的孩子。

对美国辅助生殖来说,技术已经可以达到客户患有传染病,也可以采取阻断措施。

“比如艾滋病感染者,可以洗精生育,这个技术国内也能做到,但前提是,你必须是异性恋夫妻,医院才可以帮助你做这件事情。艾滋病感染者,同性恋的或者不结婚的只能去美国。”

美孕Dr. Aykut .Bayrak医生说,“刨除伦理的争论之外,辅助生育实际上是能够帮助各种各样的人实现自身的生育梦想,这就是我身为一名医生首先考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