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拼二胎:不生怕自己后悔!

二胎放开之初,我们并没有再生一个的想法,几个大人带一个小孩,觉得日子过得还挺幸福。

可猛然发现,随着女儿渐渐地长大,在亲朋好友中,她有着一堆同龄玩伴,学校也时常组织各类活动,聚餐,郊游,露营,热闹而开心。

但作为独生子女,在更多时间里,她不可避免地总是一个人独自玩耍。每每看到她坐在一堆玩具当中,自言自语,自娱自乐,我也会一阵莫名揪心,感觉亏欠了她点什么。

当天晚上,我跟妻子说了我内心开始萌动的二胎梦想。要不要生二胎?对这个问题,我俩在前列次探讨中就迅速地取得一致,并在以后的讨论中一次次地强化:二胎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

无论从孩子、父母、家庭,还是从社会、国家而言,二胎都是合情合理的。这种认识的转变,也使我们深深体会到,人生经验的重要与不可替代——就连父母们恰似闲聊中透露的关于二胎的真知灼见,在我们看来,都是在验证他们吃过的盐比我们吃过的饭还多。

我们也正式开始为生二胎付诸行动。

我们得谋定而后动,所以先到医院做检查。医院生殖中心里人山人海,拥挤不堪,一看就是二胎政策的效应。

万万没想到,检查结果让我火热的心凉了个透:妻子的生育功能完好,而我竟然精子活力不够,A级精子数量太少。

“跑不动,跑不快,很难怀孕。”医生解释道。

我沮丧得像是刚发现自己被阉了一样,难道我的二胎梦就此终结了?

医生开了药,宽慰我:“精子活力不够的人多着呢,况且,你都快四十岁了,正常的,吃点药,就会好。”

“真会好?”

“你先吃吃看,两个月后再来复查,别急,现在科技发达,手段多的是。”从医院回来后,我决定加强锻炼强度,从每天六公里提高到十公里,既然小蝌蚪跑不快,我就言传身教地示范它、带动它。每当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我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坚持才有二胎。”我总是心理暗示自己,亿万个小蝌蚪中,怎么着也会有一个,能咬牙跑完全程马拉松,胜利抵达终点的吧?

在吃药、跑步的同时,我们夫妻俩遵从医嘱,认真地在规定的时间段、按规定的间隔同房,毫不松懈。这感觉犹如动物配种,疲惫之余,我常仰天长叹:“原来二胎,不仅是体力活,更是技术活。”

饶是我们如此努力,两个月后复查结果一出来,还是让人沮丧。从数据上看,A级精子多了一点,我刚有点高兴,医生就瞄了一眼,鄙夷了我,“这点变化可以忽略不计”。

“那怎么办?”

“吃药,两个月后,再来复查。”

人比人气死人,身边陆续有人怀上二胎,几个四十来岁的女同事,纷纷挺着大肚子,骄傲地跟我解释:“我们夫妻很容易的啦,一碰到就会怀上的。”

而我全部的心思也都聚焦在自己的小蝌蚪上了,忧心忡忡于自己到底还行不行?

我才发现,政策放不放开,二胎生不生,对我而言,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纷纷扰扰中,突然峰转路回。有一天,妻子告诉我,她可能怀孕了。

我大喜过望,功夫不负有心人,亿万个小蝌蚪中,总算还有个小兄弟替我争了这口气。

但孕检报告一出来,就兜头来了一盆冰水,“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数值有点低,这次怀孕有点难说,试着保胎吧”。

我不懂什么是HCG, 用手机一搜索,再一对比数值,马上明白了:HCG数值过低,意味着胚胎发育不正常。

我有点不知所措,妻子眼眶发红,就要落下泪来。

我万分不甘,恳请医生尽最大努力保住这来之不易的果实。这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我们夫妻俩忐忑不安,奔走于医院间,重复着挂号、抽血、B超、检测、拿药的过程。

但所有努力都是白费劲。到了5月初,最后的诊断书明白无误地告知:“胚胎停止发育”。

至于胎停原因,医生列举诸多可能,“精子质量不佳”赫然在列。我黯然无语,刹那间,我有点后悔,干嘛去做该死的精子检查。

亲朋好友见我们迟迟没出成果,多少看出了点端倪,都开始支招:什么三贴药解决所有问题的老中医;什么美国医院的试管婴儿非但成功率高、而且可以选择性别;什么按某种农历日期表来办事、可100%把握生儿育女;什么改变身体酸碱度也可把握生儿育女等等……千奇百怪,眼花缭乱。

这件事后,或许是感觉自己的二胎梦没戏了,或许是认识到自己有点偏执,也或许只是一段心理疗伤期,我要二胎的念头反而平淡了。有时候,觉得只有一个女儿也很好,何必搞得这么累呢?在日常闲聊中,我与妻子也开始探讨起不生二胎来。

但内心深处始终还是不甘,没有二胎,总感觉人生有一份亏空。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不生二胎也行”只是自我安慰而已,根本的原因还是我的精子活力低下,让我们失去了信心。

想明白这点后,我捶胸顿足,到头来,是我自己耽误了自己的二胎大业。

快要国庆放假的一天,我与妻子又聊起二胎的事。这一次,我们默契地说到了美国试管婴儿,既然医生说成功率很高,而且我们也想要个男孩,何不试试呢?

因为年龄还不算很大,而且美国试管婴儿也非常适用于我精子活力不足的情况,帮精子省略掉二万五千里的路程,直接来到陕北与卵子“会师”,多方便啊。

整个受孕过程还比较顺利,移植男胚,一次成功。

我又惊又怕,惊的是这么快又怀孕,怕的是上次胎停,这次又会怎样?可千万不能再来一次。

验孕结果以及更进一步的正规检测,都明白无误地证明了孕情。而且,我心有余悸的HCG数值非常正常。

妻子严肃地叮嘱我:“记住了,三个月内,都不能告诉任何人,上次就是说的太早,所以没保住,老人们都这么吩咐,很灵验的。这三个月里,不准对外说半句。”想了想,她加了一些内容:“还有,整个孕期,我都不能见坐月子的人,不杀生,不拿剪刀……”

我满口应承。对于这些迷信的说法,我从来都不信,但这次,我决定尊重它。这样做,也是为了给有身孕的妻子以安心和支持。

在整个孕早期,除了我们双方的父母,我俩没告诉任何人怀孕的消息。我们隐蔽着内心的欢喜与担忧,在神奇的迷信护佑下,平安地度过了这三个月。

随着月份的增加,妻子的肚子也日渐隆起,她企鹅般蹒跚着走路,遇到相熟的人,会抚着肚子,骄傲的很。

万幸,在这场为期十个月的通关游戏中,我们跋山涉水,一步一步地通过,终于胜利过关。

2018年6月11日,我们梦想的二胎,女儿想要的弟弟,以7斤3两的体重、哭声响亮地来到人间。